龐中英
  中國在全球和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上帶了個好頭。中國的“一路一帶”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是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和全球治理具有範式轉換、貢獻國際公共產品之大意義的好事。但這些正在被外界,尤其是美國解讀為中國挑戰現存的世界秩序。這不能不說是非常遺憾。
  習近平主席在布裡斯班峰會強調中國如同其他G20成員一樣,都大力支持加強全球制度,而非弱化全球制度,就很好地回答了中國現在令人奪目的對外經濟戰略與全球經濟秩序之間的關係。中國主張改革IMF、加強以WTO為主的全球多邊自貿體制、加強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中國支持世界銀行協調全球基礎設施投資,願意把自己的“一帶一路基金”、亞基行等納入全球計劃中。
  也就是說,中國通過G20平臺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中國絕不是另起爐竈謀求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世界經濟秩序。亞基行不是中國的銀行,也不是中國控股的多邊發展銀行。這一點中國是明確的。
  在布裡斯班,我目睹了澳大利亞提名、其他國家(除日本外)都同意中國主辦2016年G20峰會。G20代表了一種全球大妥協、大協調、大合作,不管這一進程多麼困難,最終將走向“最重要的國際經濟合作平臺”。一個越來越依賴外部世界的中國,更需要全球框架和全球制度的保證。現有的全球框架和全球制度稍加改革,或得到強化,都符合中國的長遠利益。
  我認為,關於中國與世界秩序之間的關係,可以用如下三個字來考慮:
  第一個是“拆”。顯然,中國排除了推翻現存世界秩序的可能性。一些根本不瞭解情況的人仍然認為中國要改天換地,“革命”現存的世界秩序。但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決不會也不可能這樣做,因為中國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第二個字是“修”。這就是改革和完善現存的國際制度。許多現存的國際機構不合時宜,甚至在範式上過時,不適應全球治理的普遍需要,必須對之進行有意義的改革,比如IMF改革。目前,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IMF利益攸關方都要求落實達成的初步改革IMF的國際協議,但美國一些政客出於狹隘私利對僅是小修小補的IMF改革也不放行。
  第三個字是“建”。舊房子翻新,總是不夠住,所以要新建房子。正因為如此,目前的世界出現了不少關於新建全球治理機構的動議、計劃和行動。中國參加的金磚合作、“一路一帶”和亞基行,就是新建的國際制度。可惜的是,美國從維護自身狹隘利益的角度,不是表揚中國在世界秩序新舊轉換之際做出的貢獻,居然上綱上線,指責中國挑戰現存世界秩序。這真是上游的狼說下游的羊污染了河水。▲(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編輯:SN090)

    全站熱搜

    at07attq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